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--.--.--(--)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一直、太重了。
2007.03.10(Sat)
我受驚了……
我未有好好地聽完《endless》…
貴臣(石頭演)為何要背如此深的罪?受這一種刺骨的痛楚
我聽著貴臣被虐,忍受著痛苦和煎熬,也不想哭,不想由里知道,就算是他找不到的地方,他也一樣會聽到自己的叫喚一般,忍耐著…最後,聲音消失了。
一直都忍耐著,再多的痛苦,再慘酷的傷害,也一直堅持著,不能死。理所當然地相信由里都找到他,就算再骯髒的身體,連自己都不可以接受的自己,被蹂躪、被侵犯過的靈魂,始終也可以回來最心愛的由里的懷內,所有所有都不算什麼,被染指過的自己不可以原諒,但由里可以。只要是由里,全部全部都可以替的解開。約定了,如果我被其他人抱,要親手將我殺死。

貴臣,傻瓜…你不喚由里,他也一樣會聽到的,他會知道的。
只聽了一段貴臣被發現失聲時,所發出的沙啞,虛弱、絕望,但也無阻他生存的意志,對由里的愛。不留神地意會到他的決心,我顫慄了。心沒有半點志意,不自覺地震顫,好像有什麼在撕裂,有什麼不可告人之事一樣。
[我明白了,你在害怕了,是嗎?]
[有什麼令你看到斷岩下的事情嗎?]我曾說過…
[可以慢慢組織好嗎?一點…一點地…]「請你了結我…」
[為什麼?]「當你不可以再在深淵裡呼喚我的靈魂回來,請你了結我。」
「親自地…了結這樣的我,我就自由了,讓我的血要你帶著我的罪活下去」
[好殘忍喔!]是吧…
現在呢?誰可以?
沒有勇氣再聽下去了,貴臣的聲音,是一種折磨,不痛不癢,一直地滲入心臟,只是這種,只可以這樣

對不起呢,太耐無見人,情緒很脆弱似的。身陳夫謝很慢,很多傷口一直沒布好,一些看似沒事的小傷口結了疤,跟皮膚顏色不同了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Comment










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TrackBack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