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--.--.--(--)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沒內容...
2006.12.14(Thu)
好句!!寧姐果然好句ar!!
要收入《寧語錄》的一句喔!!

「在我來說,所有男人都不過是媽媽的孩子
我也許可以對他們很親切,很close,,不過就像對兒子一樣~~」

效果是,打完這句出來,看,自己反應[咦?哦~原來這就是答案!!]
無奈了,忽然恍然大悟起來...就是多pk的一回事了

說我喜歡照顧人嗎??也說不上,但恐怕這就是我表達感情其中一項最溫和的方法了。我就是感情比較強烈的一種人,常常就是大叫,大笑,哭,鬧,打人,的那種,對著我所喜歡的朋友,就是一大堆關心。以前常對著比自己年紀小一點的朋友,總是以一種姐姐的態度,就算他們長大了,那些多高一個頭男生,也是照樣被我摸著頭問「點ar,做整親ar?叫左你休息架?唔好冷親ar!」,發生什麼事永遠總是先衝出去那個,下雨時把傘掉給女生然後跑了去這種事常有的,有女生時永遠企到左手邊,過馬路時總擋在前面,男生生病受傷時永遠比誰都要心急,什麼時候都總怕他們著涼,怕他們身體不好,常說「唔好食咁多煙喇,食多d野la,病就睇醫生la,唔好咁辛苦喇,知嘛?」。可能是很濕碎的事情,但總是想他們可以好一點,自己都不顧就先擔心他們了,玩通頂不能先睡,飲酒不能先醉,上樓梯下車走最後……
說一萬字都說不完...不會表現得像一個女生,不希望被當做女生。我總是這樣的,慣了,學校上來的朋友都叫我朱媽,從他們認識我的也這樣叫,都是慣了,沒可能改,外面的朋友才叫我寧,科。
近一兩年才[學]怎去做一個女生,在男生面前,好明顯是不學無術的那種吧~學到1/3桶水也沒有,看起來還比未學前更衰,變得令人討厭了~大概是我學了15歲的那類女生吧,但明明已經廿歲了,難怪的,差點叫自己都討厭了~
沒什麼~想不到一句話就引了我多話了,那天我幾乎想抱著ivan哭著說:[我好羨慕你!好羨慕你有這樣的一個兄弟!好羨慕你可以這樣快樂地過生日!!]艾雲仔和南這種哥兒們的感情對我來說太羨慕了,看著他們真是十分清楚什麼叫兄弟。的確很多東西也是我自己放棄的,我也說過,其實我只要知道世界某處有人把我放在心上已經很高興了。或者我擔當一個母親的角色會比較利落一點,名正地管三管四,自覺的關心,我很快樂如果我可以保護到你,我願意付出所有感情不問收穫,只要你願意被我關心保護,和接受我的感情就可以了。一個母親最心痛的會是兒女學壞嗎?或是對她不孝?不一定,或者是他們再不讓她知道他們是否壞,是否存在,就算知道他們是恨她也算一種情感。
別人可能會覺得,沒必要做到這麼卑微,我實在不懂回應,這是我的方式,沒多少人會讓我get到他在想什麼,是我遲疑吧,除非親口說出來,否則我很難確認他們是同樣喜歡我。其實大家叫我朱媽時,我是很快樂的,是一種滿足感,是一種肯定,變得很親密的感覺。
好好的,乖乖的,我做到的,什麼都會做,什麼都給你,只要你開口,什麼都可以,溺愛你,你就是世上特別的存在。但要知,我也是一個頗為愛管的母親,有著最大的好奇心呢~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Comment










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TrackBack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