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--.--.--(--)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~~
2007.03.20(Tue)
好像……壓根底是忘了為什麼要寫。
這樣,我都變得好怪。
為什麼變成這樣…
一開始是因為什麼?
把自己騙到底的忘了
到意識到的時候,已經是事實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王子殿下敬啟:
2007.02.17(Sat)
「我的王子殿下敬啟:
   今天,我看見一個絲絨藍的小枕,就想起,如果用來放上殿下的皇冠一定好漂亮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您忠實的」
→ read more
搞什麼亂了一大堆的
2007.01.16(Tue)
最近做什麼也總是捉不住節奏
寫字的速度很慢,除了第一天寫了4千字外,一直就是慢
9號開始寫,到現在只寫了萬五字,沒方向的
今天是認真地坐下來,敲了五小時的鍵盤
也只寫了一千字,因為用了翻查資料的時間用了很多
找了梵文,拉丁語,一些神話故事,相關的
找光的梵文找了很久,我深信有另一個代表光的梵文
但差點被誤導了……最後還是用了abha,就是阿彌陀佛中的一隻字
阿彌陀佛本身就是"無量+光"的意思
然後又找梵語讀音,找了一大堆就是看不出個頭緒,又險些被阿彌陀佛的ver2"無量+壽"騙到,結果就是在那沒頭緒的一堆中自行拼了一個像名的東西
還有很多相關要找,總不能一個沒頭沒腦的梵文彈了出來嘛
結果又攪了一大堆
終於也寫了一些像是小說的情節!!主角家門有不認識的帥哥出場!!對了,就是那隨便在街上把王子撿回家的事了!!
嘿,我的女主角會這樣瘋嗎?結果特地來找女主角的帥哥就企在門外吃西北風了!!!nice job!!
帥哥出場早了,之前想過要加上女主角和南和小雲的情節就可能要減少或刪除,如何是好……
明明想了很多可以加插的東西....
現在反而令之前的鋪敘變得多餘,呀南更是沒有出過場…可是之前卻一大堆介紹……
更亂了
(句號)
故事連載中
2007.01.11(Thu)
容許我發一個癲好了

昨晚(今朝?)訓覺前腦袋轉轉轉~~
睡之前還同我篇[小說]搏鬥中,剛寫好一節在教對
因為開始出現劇情(好歹也敲出了6000字來嘛)
所以之前沒面對的終於要面對
人設
多pk的一回事ar...
人已經夠多了,不想再加了!!!
但,,,不是說真要和這堆仔人再發生什麼衝突嘛…
如果攪到故事和現實有混亂恐怕一定是我有心的
一起首時沒用腦,隨手就拿了身邊的人做角色,名也沒改,現在也不想改
有啥人?仲洗講,我而家身邊有人,最gd的題材!
1女2男~haha寫得要多曖昧有多曖昧!!!!!
仲有朋友乙隻,仲有硬加了男朋友一隻落去
丫,我寫左幾次有佢都加左男友比佢,我對佢好好~~
角色:我(愛),呀南,雲,小祺,小祺男友(智文)
小祺男友的名字好明顯是求其諗的~~wahaha,很普通
而家的問題,真的不好意思和他們這堆仔人發生什麼奇怪事~
加上用了第一人稱,寫下去自己也會暴笑的說,,,
還加什麼人仔好呢??要虛構一隻仔,可愛的美男才像言情小說!!正!!
說不定寫寫下變成人向~wakaka
還想了很久要不要給他們一隻全名,不好用他們的全名ar....

想到頭爆終於想到暫時的3粒核心人物,愛,南,雲的名了
南:不用想了,凌天南<何等撞鬼的小說名,想起什麼南天門之類,真的很人物的人物,haha,擺明男主角咁,但明明沒什麼位再出場了~!(嘿,我是知道&記得的~)本身想改凌添南的,其實也看到時心情~KAKA
雲:這個想爆頭了,2個字又太型,其實BB你的本名也很好~(速逃!)姓吳好了,姓吳的靚仔是一大堆的!!我對bb很好,本想了吳卓雲,但因為很不襯,同時想起吳卓羲(爆)。其實不一定要有個雲字嘛,吳宏傑就好了(真的很正經同老餅仔的名字喔),要明白真的好難想,頭爆了...
愛:我嘛,想了很久,因為平時都是用返方愛寧,今次想改一下,殷愛琳,是喔~殷素素的殷,美女,又型~正喔!!(不好意思,寫東西總要把自己美化一百倍以上,平時沒機會嘛~!!見諒!)愛琳比較像沒大腦的女生,方愛寧太狠毒了(只是個人印像)。有想過用返方奕做主角,但她太善良了和叻了,所以就不好喇~這篇是比較痴線的題材。

小祺:下,不理她架la,用本名好了
小祺男友:關智文好不好?關智一都ok喎,,,好!!n_n]V~改了

就這樣自已笑了一個下午,其實用不用也說不定,但想之嘛~~很高興地構思~但會否完成也說不定,攪不好又再加些什麼人,加上kikiwong,惡搞!加上嘛,擺明就是高價客串一下,但超級重要又要嚴重左右劇情發展的高人!!瘋了~haha,這種不用法律追究的好玩事情我很熱衷~
最遙遠的附近
2007.01.05(Fri)
原來,在最軟弱的時候,我們都喜歡把自己躲起來。

我們就是怕給別人看到眼淚,情願獨自困在暗的房間裏,先把淚水流乾,樣子回復盡可能的平靜,才再走出來。

在最軟弱的時候,我們怕人也怕光。

不要問為什麼,因為根本不為什麼。

最軟弱的時候不是最需要別人的支持嗎﹖其實不。在真真正正最最最軟弱的時候,我們是最不需要別人的。那時候,可以解決事情的,只有自己,我。

因為我明白這種心情,所以在你最軟弱的時候,我也不會打擾你,讓你可以靜靜地平伏心情。

我知道,在你稍稍整頓好自己後,在眼睛沒那麼紅的時候,你自然會走出來。我知道的,當你需要我的擁抱的時候,你自會來找我,而我的手,亦早已為你打開。


(為什麼題目是最遙遠的附近??是因為聽了歌嗎??但的確沒有聽過果首歌...奇怪...)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